请督促我更文。
坚定不移的幼驯染派。
拖延症晚期,更得很慢,一次更得很少,写的东西也不知所云,慎fo。
墙头巨多,爬墙很快,慎fo。
是个垃圾,慎fo。
洁癖厨请看清tag,我杂食。
不满意的文和偷跑都会删。
!!!扩列走企鹅:2098520388。

【雷安/知乎体】教官很给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

*傻白甜
*没军训过所以瞎编的
*手指好疼

By:君·死乞白赖跪求评论·瞒

1952个回答

今天也小星星满满★


谢邀。


既然这么巧刚好是在本小姐军训的时候碰上了
这种问题那么不来回答一下还真是对不起我的教官啊。


不过因为马上要熄灯了所以写的可能比较少。
因为我们学校还算挺出名的,为了防止掉马给教官和故事的另一位主角加上厚码。


教官我们叫他L,而另一位呢,是我们的班主任,就叫他马哥好了。


先说马哥,大学刚毕业,跟我们年纪也差不了多少(我高一),长相也不错,能打8分,对女生也特别热情。然而就是因为太过热...

【胜出】关于幼驯染突然出现在我的诊所这件事(3)

浪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想起来要还债(。)手速退化了只写了1K字,(其实是浪了大半天没写),总之还是产出来了!耶!

然后就是剧情要到最虐的部分了,埋了几个伏笔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。今天的还好下一次更的可能就emmmmmm说不准啦。

所以更得少也可以用烘托剧情的当理由对吧!

混混爆豪x医生绿谷

50fo点文产物

前篇 【1】  【2】(车预警)

配合BGM食用更佳

7

阳光沿着百叶窗的缝隙爬到绿谷的左侧脸上,笼在细小的绒毛上渲染开一圈暖黄色的光晕。

绿谷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,眼神聚焦在屋顶的吊灯上。他习惯性地伸手到床头柜上去捞手机,却扑了个空。

“诶?...

【胜出】关于幼驯染突然出现在我的诊所这件事(2)【车预警】

1500字,开了一个多小时,累死我了。新手司机第一次开,各位老爷们多担待。字数这么少是因为跳过了大部分包括做润滑啊什么的,实在是不会写。给 @☸美乃滋殺手13☸ 

*BGM:E.T.-Katy Perry

走外链:【车】

前篇:【1】

【胜出】关于幼驯染突然出现在我的诊所这件事(1)

25岁混混爆豪,24岁医生绿谷

爆豪高三辍学

50fo点文产物

大概有两千多字,剧情还没正式开始,所以一万字是绝对有的。

下一篇是车,已经开好了,戳这个主页可以看到哦。

本来想一发完但是发现我做不到!

BGM:I Can Do Better
其实这个BGM和本文没什么关系,单纯想安利歌。

1

凌晨一点。绿谷把眼镜摘下来叠放好放回眼镜盒里,起身去冲了一杯速溶咖啡。接着他打着哈欠把百叶窗拉下来,窝回自己的办公桌前。电脑里在放一档刑侦的电影,是小众片。绿谷三年前在诊所门口的地摊上淘到,后来便消遣似的陪他熬过了一次接一次的琐碎的夜班。

诊所一直是他一个人在打理,以往有病人留下来打点滴的...

50fo点文

没人我就自杀😨
写两篇叭,我保证上万字,虽然我真的更得非常慢非常少……😖
希望你们看我一眼。
cp在tag里。

【胜出】疤【1-8】

(胜出日快乐同学们!!!混个更!)
把三篇并在一起发了。
*没有个性的设定,21世纪的高中生。
1
爆豪胜己的身体上有一道伤痕。很窄,也很长。它如同深色的毛虫一样覆在他身上,已经有很多年了。
很多年的意思是,这是一道旧伤痕。旧到爆豪胜己都记不清它是在自己身体的哪个位置,记不清是什么原因给他的身体留下了短暂的疼痛,和永久的印记。在他看来这是件无关紧要的事。
他不喜欢回忆。
所以当有着祖母绿色眸子的少年不小心掀开他衣服下摆时,他感到有什么东西被触碰到了。他开始在心里拉响警报。
“小胜……这是什么时候的伤呢?”
又是这样。这个名为绿谷出久的男孩——或者勉为其难地称呼他为发小——总是这样毫不顾忌地掀开他心底的秘密。
“我...

【盾铁】Break in【ABO/双A强强】

屈服于lof的淫威,把两篇并在一起发咯,吃的爽快。
*世界观有私设,思想引导身体发情。
*很ooc。
*没有肉的。
1.

Tony·Stark病了。他平躺在惨白的床单上,盯着天花板出神。

本来只是热感冒一类的小病,他完全可以在一天之内搞定,顺带强个身、键个体什么的。但Pepper告诉他,他应该趁这个机会,好好地休息一场,抛开所有的化学实验和物理公式,给自己放个假。

也对。天才的大脑也需要享受空旷。Tony索性不去吃药,以免那些催眠的药物挤兑掉自己难得的冥想时间。

思绪如一根弦从海马体中飞了出去。宇宙、生灵、自然、城市。以及……性。Alpha强迫性质的本能驱使他往这方面想。...

【雷安】原则骑士【短篇小甜饼】

·傻白甜原著向
·极度我流雷安
·很多细节没细扣……我的锅
·双向暗恋
(被屏蔽了所以重发一次)
1.
“如你所说——”安迷修碧绿的眸子沉了沉,将双刀从对面那家伙的脖子上收回身侧,“我也是讲原则的骑士。”
他没法看清雷狮的表情。尽管他实在太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他因为自己而变得不一样的脸,但显然现在实际不对头。雷狮埋着脑袋,像要把鼻尖戳进胸骨里。
安迷修突然意识到这一阵尴尬的沉默是怎么回事。
他握住双剑的手松了松,又将其握得更紧。他尝试着开口:“那个的话,别太放在心上。”安迷修有点心虚,他自己清楚他的话有多虚情假意。
有反应了。雷狮动了动脖子,轻微地“啧”了一声...